江苏“无缝转运”上海机场入境赴苏人员超1.7万人


记者从朝阳区一处作为集中观察点的酒店了解到,酒店大厅被划分成测温区、行李暂放区、等候区、登记区等不同区域,酒店内所有工作人员都穿着防护服。

朝阳区信访办副主任许智勇介绍,专班分别负责T1、T2航站楼两个点位的现场统筹调度工作,并第一时间制定了专项工作方案,2个班次3组人员24小时无缝衔接开展工作。专班还分别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在抗疫一线充分发挥党建引领和党员模范带头作用。

3月27日下午,从广州飞抵北京的航班停靠在T2航站楼。机上旅客为境外回国人员的,下飞机后,会在工作人员带领下来到集合点登记。

两万多个基因筛选:蝙蝠与人类的病毒感染机制有何不同?

非常有意思的是,以前的工作在人体细胞的全基因组筛选病毒宿主因子都没有发现MTHFD1。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蝙蝠细胞的MTHFD1表达水平比人类相应组织的细胞要低很多,这可能和蝙蝠适应飞行生活的生理变化有关。

相比之下,由于多种病毒在细胞内复制需要很多共同的宿主蛋白才能完成复制周期,所以针对病毒复制依赖的宿主蛋白的新型抗病毒药物可能具有广谱性和不易产生耐药性的优点。

研究团队最终发现宿主蛋白MTHFD1的抑制剂carolacton可有效抑制新冠病毒复制。

人类需要广谱抗病毒药物

从SARS、埃博拉到2019年的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一直是严重危害全球健康的主要病种之一。这些疫情发展史更让我们深刻体会到当务之急是对于广谱的抗病毒药物的研发。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虽然蝙蝠可以携带多种致病病毒,但是这些病毒却不会对蝙蝠造成明显的症状。蝙蝠对病毒的高度耐受性可能也是其能携带并传播多种病毒的重要原因。